出行信息网

这座小城,曾经以地震闻名世界!涅槃重生后的风景撩人心!

来源:abalvyou    发布时间:2017-12-27 18:53:36





    汶川        



汶川,一座承载着国人爱和忧伤的小城。


因为记得,所以怀念。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注定山河破碎,未预料的突然破坏了来不及的明天,来不及的明天埋葬了留不下的昨天。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原来多难兴邦的难是艰难的难。它既是毁灭,又是新生。




相信这座城所受的苦必将照亮前行的路,“凡不能毁灭的,必将强大无比。”

这座城,需有人懂得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应是我们细心描摹的一笔。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所有的情致,都应了然于心。




汶川,一座小城的涅槃!


一座城,一城山色,半城湖光,总有几分姿容,生活得久了,便也习惯了这座城的繁星黎明,不息泉水。





水磨羌城



水磨镇又称“长寿之乡”,早在商代便有此美誉。水磨镇的老人村名副其实,街头到处可见精神抖擞的老人。

水磨羌城在重建中赋予其厚重的南粤新元素,内地风情和藏羌文化交相辉映,西蜀人文和禅佛文化联袂绽放。

走进水磨羌城,并排在道旁的麦黄羌房古朴庄重,推开的方窗外,青山悠远,漫步低头间,发现古道的表面隐隐泛黄,而野花的淳香正悄悄溢来。


在古香浓郁的老街之内,随处可见门口悬挂水磨特产的老腊肉,经由多道工序精制而成的古法美食,稍稍细品就悟出了另一种原味生活。


在街上,各式高耸如云的羌族建筑呈现在眼前,有错落有致的汉族民居、明代的古戏台、清代的大夫弟、古雅的街道,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龙溪羌人谷



龙溪羌人谷坐落在317国道边杂谷脑河畔的东岸,古时的羌人谷是著名的茶马古道西北线,唐宋时曾有著名的八大景致。


羌人谷内的阿尔羌寨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至今保存完好民风民俗的古老羌寨。这里释比人数众多,居所有羌族聚居之首,是我国唯一的羌族释比文化发祥地。



走进羌人谷的东门寨是一条图腾长廊,右手边的墙壁上描绘着美丽而神秘的图案,左手边是一排形状各异的图腾立柱。


早在2000多年前,羌族人就以精湛的建筑艺术著称于世,他们的村寨往往依山傍水,十余家或数十家,相聚为邻。

这里的房屋以石砌房,以索桥、栈道相连,筑为村寨,据险而建,靠险坚守,克险生存。


寨中的小道上刻画着羌人独有的文字符号,穿行在羌人谷,就像穿梭在羌族文化历史中,羊角符号守护着每一户羌人。

在街上、寨中随时都能看见穿着云云鞋、身着羌服的姑娘,脸上总是洋溢着淳朴的笑容,在羌人谷,有一半以上的居民都会说羌语。


这里虽然离汶川县城不远,但相比桃坪羌寨,这里清静许多,而且保存了较为完整的羌族习俗和自然风景,羌族气息更浓郁。

羌人谷内的阿尔羌寨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至今保存完好民风民俗的古老羌寨,也是汶川十分美丽的羌寨。



萝卜寨




被成为“云朵上的街市、古羌王的遗都”的萝卜寨,是中国羌族最大最古老的黄泥羌寨,进了萝卜寨就进了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宫,纵横交错的路线乱人心神,几近相似的房舍惑人眼目。



而后正当迷惑,困顿如闯禁地,却忽听一阵笑语,追逐孩童在身后吵闹,一旁的玉米堆满了围墙,前方背着背篓的阿婆笑问:客从何来?



才知,萝卜寨的寨楼的屋顶原来连成一片,游走于屋顶就游走遍整个寨子,当身处寨顶的时候,整个萝卜寨便落入了眼底,那些垒堆的墙面和门窗处处彰显着它用泥石创造的奇特之美。



难怪,考古学家说:萝卜寨早在3000—4000年前就有人类生存,地质学家说,在岷江大峡谷中阡的这片黄土地感觉是天外来物。






三江生态风景区


离城市最近的净土三江,衔接在九寨黄龙、四姑娘山和米亚罗此类黄金旅游线的中间路途,用它“香格里拉”式的特质,留下过往的匆匆游人。


尤爱它森林里的小火车!驶进了千千万万的回往中,恋恋不休的小车站,凭生无限神往。


驶进世界最大的珙桐群落,白鸽般的花形树木幽然而立,这也叫“中国鸽子花”,只在中国才能寻找它的痕迹 ,这30000多亩的“植物活化石”给予这片净土最宜人的氧气和环境。



植物王国三江,同时还是动物王国、科学考察以及探险胜地,自然的奥秘就潜藏在多样性的生物群落中。



不管是进出川西的古马道,还是美国运钞机坠毁现场,探险者心驰神往之,红叶、漂流、穿越、森林小火车、溜索在川内都小有名气,让人迫不及待。





卧龙大熊猫基地



动物“活化石”在汶川卧龙基地生活得舒适温暖,家园里这些天真的“黑眼圈”们玩耍嬉戏,用毛绒的爪子和可怜巴巴的神情逗人喜爱。



无论是卧龙自然保护区,草坡自然保护区,还是三江生态旅游风景区,6000多个品种,14.6万公顷的栖息地是汶川为国做出的贡献。





大寺村



位于阿坝克枯乡的大寺村是古往今来的茶马古道必经之地,这个距离国道213线汶川县城旁不远的村落是名副其实的“云溪桃源”,一年之中只要天晴就可看到云海,足不出户看云海堪称奇景。



云溪二字,指的便是它的云海,每当晴空,万里云海缥缈而上,云绕在山口白茫不散,壮色怡人。


冰瀑的宏伟壮阔衍生神奇的梦幻,奇珍异“菇”挑逗人的认知极限,而漫游的马匹正抬起矫健的蹄子,甩着飘逸的马尾前往下一处草场。






姜维城



三国时期的蜀国大将军姜维,曾率军平定叛乱时筑成了如今的姜维城。



战场的白骨沉埋土地,两千年前的城墙却延留至今,始终未能消亡的蛛丝马迹,一遍遍的为我们重演当年的叱咤之战。



它不仅是研究古代遗存的重要证据,还是矗立在荒莽之原的道道城门,攻守之间的谋略,点将台上的英姿,历史已斑驳,今日独自残剩的,诸多将相的脸庞,仿若再次自远道而来。






映秀镇



灾后重建的映秀镇已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伤痛需要时间淡化,光明的未来在远方,前行的道路在继续。


漩口中学遗址


漩口中学在“512特大地震中”几乎被夷为平地,教学楼受损严重,当时地震后的景象被完整保留。



一座城,延展一段故事,但故事总有结局,推杯换盏间千年易逝,而今莺飞草长,已然清寂于湖畔,长留在眼眸。


这座城,便是我的故乡!



( 图 | 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



| 爱美景 去阿坝 |

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

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

联 系 我 们

私信:524191174

阿坝 | 这里是上帝的后花园



长按二维码关注“阿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