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信息网

巴基斯坦K2路线上的Gondogro La垭口以及当前的通过可行性

来源:tibet_tour    发布时间:2019-12-29 21:13:47


巴基斯坦K2路线本来是个封闭的需要走回头路单向路线,没有Gondogro La垭口前,大家都心安理得的走回头路返回斯卡都,虽然走回头路让人不爽,但毕竟没有别的可能性(你能向北翻过K2边的垭口跑到中国新疆去吗?你能继续向东南翻越印巴对抗最尖锐的锡琴Siachen冰川跑到印控克什米尔去吗?)但1986年被高山向导Ali发现了K2南面约25公里的Gondogro La垭口(垭口的下的营地也以Ali的名字被命名为Ali Camp,垭口坐标35°39′11″N,76°28′31″E上图中垭口海拔数字不准确,本人GPS实测海拔约5600米)后,情况变了。现在可以从Concordia向南,沿着Vigne冰川从东北方向到达Gondogro La垭口,垭口上向北可以看到K2,Broad Peak,加舒布鲁姆I,加舒布鲁姆II,加舒布鲁姆III,玛舒布鲁姆等山峰(看到山峰仍然需要天气的眷顾,详见前文)翻过垭口经西南走向的Gondogro冰川沿着Hushe河谷重新回到印度河边,最后回到Skardu,这样使得K2路线有了成为一个环线的可能性。

此图经过旋转,非正南正北方向       
Gondogro La垭口两侧分别面向东北和西南

      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个比冈仁波齐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还低一点的垭口,翻过去不存在什么问题,实际并非如此。虽然高度差不多,但Gondogro La垭口的难度要大得多,和卓玛拉山口完完全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难度,上升时是覆盖着厚雪的非常陡峭的最大约50°陡坡,需要路绳,下降时则是更陡峭的冰雪岩石混合,同样需要路绳,很容易跌倒滑坠,对比来看,冈仁波齐的卓玛拉垭口难度连Gondogro La垭口难度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简单说,这并不是一个普通徒步路线的垭口,这是一个4级攀登难度的垭口,需要初级的攀登技术和经验,你可以把它当成攀登一座5000米级雪山看待,而且它的难度绝对要远高于国内哈巴,大峰,二峰,三峰之类5000米级别入门雪山的难度。

         如果说不过Gondogro La垭口时,K2路线只是一个危险性很低的徒步路线,那翻越Gondogro La垭口带来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要成倍增加,翻越Gondogro La垭口需要一定的身体素质,灵活性,协调性,需要基本的攀登经验。因为日出后雪变的松软,行动困难,以及融雪导致的落石,翻越垭口具有一定危险性(曾经在这里发生过若干次徒步者和背夫的伤亡事件,主要是被融雪导致的落石击中),需要在凌晨3点之前就从Ali Camp出发,在日出前到达垭口,并在太阳升起融雪前抓紧时间翻越下山。

        下图为2011年笔者翻越Gondogro La垭口时照片,当时在徒步登山季节,在Ali Camp驻有一只救援队,负责修建垭口两端的路绳,为翻越垭口的队伍在雪地中开路。凌晨从Ali Camp出发时,向导和背夫围绕一圈祈祷,这一幕印象深刻,反应了垭口的难度和危险性。
Ali Camp营地和Chogolisa峰(7665米)



从垭口北面攀登垭口,需要路绳的辅助


垭口顶端


从垭口顶端向北的的视野和山峰

从左到右 K2,Broad Peak,加舒布鲁姆IV,加舒布鲁姆III,加舒布鲁姆II

从垭口顶端向东北的视野和山峰

从垭口顶端向南的视野和山峰,Hushe河谷


从垭口半山腰向西南方向的视野和山峰,Hushe河谷


从垭口顶端到垭口南面的路绳

沿着路绳从垭口下降


从海拔约4900米的垭口南面向北看Gondogro La垭口
从海拔约4700米的Huspang营地附近向北看Gondogro La垭口


垭口北面的7000-8000米山峰为人熟知

垭口南面最有名的则是锥子般陡峭险峻的Laila Peak(6096米


      虽然翻越垭口有一定的危险性和难度,但避免了走重复回头路,所以对很多人还是具有吸引力。但从2013年起巴基斯坦军方关闭了垭口(理由是为了边防安全,此处靠近克什米尔印巴边境),情况变得和以前大大不同

       首先,所有想翻越垭口的徒步者需要在伊斯兰堡向军方申请翻越垭口的许可证,由军方派出一位军官(该军官并非像某些文章说的没有什么训练的文职军官,都是经过巴基斯坦高山部队训练的具有一定高山经验的军官)全程随行,这个许可证费用和军官一路吃住行的费用大约是每个团队2000美金,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问题是这个许可证并不是你花了钱就一定给你,有被拒绝的可能性,而批准或拒绝的理由?没人告诉你!

      那么是不是花了这2000美金,拿到了许可证,就万事大吉了,就不用再花钱了,过垭口就没有问题了?并不是这么简单,最关键的变化是,由于垭口被关闭,通过垭口的人极少,原来驻扎在Ali Camp的救援队现在取消撤了。任何想翻越垭口的队伍,必须自己请高山协作,铺设路绳修路(这已经是攀登一座技术雪山的人员配置和要求),高山协作从Skardu开始就要带上,他们的一路吃住,他们的工资小费,携带路绳等技术装备需要的背夫费用,给过垭口的背夫单独买保险的费用,都要考虑在内,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如果你参加了一个队伍,只花了2000美金的许可证费用,而没请协作,携带路绳等技术装备,那么通过垭口的可能性为零,可能这个队伍的组织者根本就没想过垭口)。

        但是不是花了钱请了协作,过垭口就没问题了?也不是。第一,垭口的路况已经和以前有了较大变化,冰雪厚度比以前大了很多,翻越难度大大增加,第二,不管出于客观还是主观原因,随队军官对翻越垭口具有一人否决权。 

           下图为2015年笔者带队尝试翻越垭口的照片:    


随队请了3名高山协作,携带了路绳冰镐冰爪等大量翻越垭口的技术装备

2015年的Ali Camp和Chogolisa峰(7665米)

从Ali Camp看Chogolisa峰(7665米)


2015年在垭口下看Gondogro La垭口,红色为攀登路线,注意蓝色区域的悬冰和积雪,比2011年我翻越垭口时明显厚很多


2015年,我们在办理了许可证请了随队军官,请了3名具有加舒布鲁姆,布洛阿特8000米攀登经验的高山协作,携带了大量的路绳,冰爪,冰镐等翻越垭口技术装备后,做好了翻越垭口的充分准备。但在Ali Camp营地,协作去垭口修路时,积雪太厚太深,遭遇雪崩,流雪直接淹没到协作的颈部,无法铺设路绳,翻越垭口的尝试被迫放弃。

      翻越垭口需要做好身体上,人员上和技术装备的充分的准备,但仍需要运气,依赖当时的天气情况,2013年没有一支队伍成功翻越,2014年只有一支队伍成功翻越,代价是背夫死亡3人,2015年当年共22支队伍购买了翻越垭口的许可证,其中只有一支队伍的大约一半人(大约5-6人?)成功翻越垭口,且付出了一人踝骨摔裂的代价,其余所有队伍全部翻越失败或被迫放弃尝试,按队伍算2015年当年成功率不到3%!最近三年翻越成功率不足2%!

       虽然没有可比性,但这个比率低于14座8000米里任何一座的登顶成功率。事实证明,Gondogro La垭口的线路并不是适合正常情况使用的徒步路线,尤其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很多人不了解情况,愿望很美好,但把Gondogro La想的太简单,想象中的情况与现实反差很大。

        翻越垭口失败,带来的负面后果还不止花费不菲的费用。翻越失败后必须原路返回Concordia,再原路返回Askole,对比不翻越垭口直接返回,需要增加2天行程,而且由于翻越垭口的难度,随队装备必须大量精简,大型餐厅帐篷,发电机,大的桌椅,已经随背夫原路返回Askole,翻越失败原路返回后,这些装备也没法用了。另外,翻越失败后走回头路返回Concordia对心理和情绪的打击也是非常严重的。另外,我们的随队军官称,返回后将在报告里建议,以后只要全队有一人的能力和身体状况不适合翻越垭口,随队军官就要取消全队翻越垭口的计划,不再允许一个队伍分为过垭口和不过垭口两部分

        那么不过垭口有没有好处?也有好处,因为如果试图翻越垭口,鉴于极低的成功率,必须多预留2天的机动时间用于翻越失败后返回的时间,如果不翻越垭口,则可以节约这2天的机动时间。而且,不过垭口原路返回,还可以再欣赏一次沿路的风光,尤其是Concordia和Urdukas两个营地,风光壮丽,多停留一天,多经过一次也是非常值得的。

       事实证明,Gondogro La垭口的线路并不是适合正常情况使用的徒步路线,尤其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很多人不了解情况,愿望很美好,但把Gondogro La想的太简单,想象中的情况与现实反差很大。

      综上所述,鉴于不菲的费用(最少3000美金),极低的成功率,可能增加的时间预算,以及翻越本身的风险,在当前的情况下,严重不建议翻越Gondogro La垭口所有这些,都来自我们的5次K2亲身经验:没有封闭垭口前成功翻越垭口(2011年)和关闭垭口后翻越失败(2015年),以及其间3次没有尝试翻越垭口原路返回。


巴基斯坦K2路线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