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信息网

Just like a melancholy gambler

来源:chenwuCici    发布时间:2019-11-13 08:30:07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泪水使我变成花朵


没有任何国王使我变成王座







世界就是一个这样巨大的马戏团,让你兴奋,也让我惶恐。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有限温存,无限心酸。卓别林早早的看透了,一个活在默片里的演员深知生活如散场的舞台,演着演着,摆脱不了不过是活在一个叫自己的角色里 。  我们会深陷虚构的小说故事,玛丽苏的电影的情节。这些一波三折却空虚飘渺的片段被人们所称为传播着某种能力,或是社会情感。





你说看不见的面具下是些什么?


人心有多大的空间包容


有多少的黑暗可以填埋



那些我们深藏不露的东西才是最需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或许只有承认我们最阴暗的本质,才能正真的摆脱羞辱。




我想,剖析后的我会变成两个自我。一个在白天,一个在黑夜。所有一个奔跑另一个会流泪。宽容与自私本就是一前一后同存的答案,忧伤也不过是一种迷人的喜悦。深夜思考的那个我,更真实更漏洞百出。纯粹也是不经雕琢的美。黑暗的我们,潜伏在内心最阴暗的角落,那一个你学不会原谅,学不会微笑。你会淡淡的以眼神示意平静,以一种尝过一切的老态,静静抚慰在白天受伤的自己。




“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有时候,蜡烛才灭,我的眼皮儿随即合上,都来不及咕哝一句:‘我要睡着了。’半小时之后,我才想到应该睡觉;这一想,我反倒清醒过来。我打算把自以为还捏在手里的书放好,吹灭灯火。睡着的那会儿,我一直在思考刚才读的那本书,只是思路有点特别;我总觉得书里说的事儿,什么教堂呀,四重奏呀,弗朗索瓦一世和查理五世争强斗胜呀,全都同我直接有关。这种念头直到我醒来之后还延续了好几秒钟;它倒与我的理性不很相悖,只是象眼罩似的蒙住我的眼睛,使我一时觉察不到烛火早已熄灭。后来,它开始变得令人费解,好像是上一辈子的思想,经过还魂转世来到我的面前,于是书里的内容同我脱节,愿不愿意再挂上钩,全凭我自己决定”



我们记忆最精华的部分保存在我们的外在世界,在雨日潮湿的空气里、在幽闭空间的气味里、在刚生起火的壁炉的芬芳里,也就是说,在每一个地方,只要我们的理智视为无用而加以摒弃的事物又重新被发现的话。那是过去岁月最后的保留地,是它的精粹,在我们的眼泪流干以后,又让我们重新潸然泪下。(普鲁斯特)




不过是一个赌徒


忧伤的赌徒


忧伤和眼泪隔着银河系与银河系之间的距离。


在从虚假通往真理的途中,


你渐渐凋萎,


不再有锐气



舍弃自己,舍弃赌局